彩神的交流群官方 戴着“行政化”脚镣跳不了“市场化”的舞——中国科技期刊现状调查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极速1分6合_1分6合官方

  科技期刊发展是中国科技界心中的一条刺。

  近期的一次香山会议再次聚焦“中文科技期刊”。记者十多年前第一次参加全国两会报道时,委员们就在讨论这名 话题。近几年,从政府主管部门到出版社,再到科技界,召开过各种会议,希望推进中国科技期刊发展,但收效甚微。

  “许多人也想改变啊,可哪有如此 容易。”来自中科院某所期刊联合编辑部的文杰(化名)道出了许多人的无奈。为哪些会“原地踏步”?在业内人士看来,行政化管理是制约中国科技期刊发展的一三个 重要因素。

  科技期刊全是由科学家说了算

  “许多人研究所有3种期刊,几年前就在考虑将它们分成不同层次,分类发展满足不同受众需求。但报到后面 不同意,全是编辑部想为什么我样就为什么我样的。”文杰说,有关部门对期刊的管理甚至细致到每个编辑每年要有多少个小时的业务培训,日后培训内容全是严格规定。

  “我感觉国内科技期刊的压力近几年如此 大。”一家中文核心期刊的编委陈冬(化名)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究其意味 还是期刊如此 自主权,这就意味 层层管理和限制,几年前许多人就考虑出英文期刊,但可能性领导意图、审批等意味 ,这件事现在还没做成。”

  正如陈冬所说,长期以来,我国科技期刊实行主管、主办和出版的三级管理体系。“很长一三个 时期,行政化配置刊号资源,考虑部门前要多于考虑学科发展和期刊产业前要。办刊过程中如此 充整理挥科学家的作用,还处在有些不太必要的行政干预,连改个刊期全是层层报批。”科学出版社副总编辑胡升华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所谓的质量管理则守候在编辑规范层面,比如错别字、印刷错误等,重点全是学术把关。

  办刊人员不足英文积极性 质量堪忧

  “通常在哪些挂靠单位中,期刊部门是最不受重视的,工作人员也没哪些动力把期刊做好。”陈冬坦陈,“以前 主管部门对期刊有一定拨款,但现在这每种经费基本如此 了,基本全是自负盈亏,有些甚至要求盈利。”

  也许,在行政化管理让市场化运作受限的背景下要求赚钱,这让期刊管理团队疲于应对。“如此静下心来思考下一步为什么我做,为什么我吸引好的稿源,非要做好手中的事。”

  “许多人的主管部门是要求期刊上缴利润的,日后每年的指标全是增长。”一份材料领域核心期刊的负责人周木(化名)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许多人这里,期刊被当成一三个 创收的部门。”

  受行政管理和利润指标双重约束的期刊如此放开手脚发展。“像许多人有些有些的杂志收入主要靠版面费,但有些有些太可能性总爱 提高版面费,有些有些就更难吸引到稍微好点的稿源了。现在这名 情形下,更不太可能性扩充团队,去做更多事情,非要得过且过。”周木说。

  周木所在的之类 期刊虽艰难,但大多依托一三个 行业或挂靠在掌握有些资源的院所、行会下面,尚能勉力维持,还有一每种大学学 报类期刊的质量和化存更是堪忧。

  “中国要花费有800种大学学 报,之类 期刊在中国知网分类体系里被归为科技综合类刊。历史上看,它们主要功能是为所属高校服务,专业定位模糊,往往成为教师晋升、研究生毕业借用的工具,要提高它们的质量如此。还有刊名为‘地域+科技’之类 期刊,也是同质化严重,如此办出特色。”胡升华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之类 期刊的诞生有其历史背景。上世纪80年代,国家为了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正确处理出书难、发表成果难的间题,创办了一批之类 期刊。它们现在可能性完成历史使命,可能性有些期刊论文质量和办刊经费都难以为继,应该设计要花费的退出机制。”胡升华认为。

  生难死也难 期刊难以集群发展

  但期刊退出未必容易。“前两年总爱 都说转制,成立独立出版社,但好像日后刚结束了了就日后刚结束了了了,许多人去年就准备了材料,日后就没动静了。”周木说。

  “可能性刊号前要严格审批,有些有些它成为一三个 稀缺资源。有些有些质量差的期刊不让你退出。”胡升华分析,有些期刊将刊号或版面转包出去,而承包哪些期刊的人当然是以赚钱为目的,搞起了买卖版面的交易,根本不看论文质量,错误百出。

  更有甚者,造假情形有些有些少见。“许多人有些有些申报一三个 叫《建筑遗产》的期刊,许多人还在做创刊准备时,社会上全是不法分子假冒该刊编辑部,大张旗鼓日后刚结束了了卖版面、出假刊,有不少人上当。”胡升华人太好 有些有些的间题不能冒出,说明市场秩序非常混乱。

  胡升华介绍道,近年来每年获批的新刊约80种,远非要满足学科发展需求。“想办刊的不一定办得了,办不好的也死不了。生也难,死也难。”

  “刊号成为稀缺资源,有的人想办期刊,有热情、有能力,但有些有些申请不下来刊号。”中国科学技术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武夷山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办得不好的期刊,能非要把刊号有偿利用起来,将期刊经营权“转让”出去,一样能非要赚钱。

  武夷山认为,国内科技期刊品种的数量增长与科技论文产出量的增长严重不匹配。也许,根据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去年统计结果,中国科技人员在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上发表了49.42万篇论文,在SCI收录期刊上发表了32.42万篇论文,即国外发表量占国内发表量的2/3左右。

  “假定许多人的科研人员一篇稿子全是往国外期刊上投,假定每种期刊的平均发文量不变,则国内质量较高的科技期刊总量要比有些有些增加约2/3不能满足科研人员的发表需求。但在目前这名 期刊管理体制下这是可能性性的。”武夷山说。

  胡升华分析,市场化不足英文严重制约了我国科技期刊集团化、规模化发展道路。

  据此前发布的《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2017)》统计,我国科技期刊的主管、主办和出版单位较为分散,8020种期刊共有137三个 主管单位、438一三个 出版单位。平均每个出版单位出版1.15本期刊,仅出版1种期刊的出版单位全是4205家,占期刊总数的84%。

  “期刊全是主管、主办、出版单位,且受属地化管理,刊号资源流动极为困难,尚未形成优胜劣汰的动态调整机制。”科学出版社总经理彭斌举例,许多人出版社有些有些想与中国科学院一家外地研究所协作者,对该所一份科技期刊进行升级改造,要将期刊出版单位变更为“科学出版社”,却遭遇阻碍。

  “期刊是属地管理,我国相关规定要求出版单位与主要主办单位前要在同一地区,出版单位全是当地单位为什么我行?”彭斌说,这份协作者非要搁置。(记者 操秀英)